改写射雕 - 改写射雕


那柯瞎子走后,黄蓉与欧阳峰万般纠缠,先是黄蓉利用太湖旁归云庄摆脱欧阳
峰槐桤歉歊,蜑蜻蜠蜰尔后欧阳峰又发挥老江湖的经验,守住回桃花岛的道路伙夤梦夺,嗹嘐嘛嘝拦截住黄蓉。

如此来来回回,黄蓉一次次的被欧阳峰抓回饷饼餂飹,誏诵语诲又一次次利用她的机智逃离欧阳峰
的魔掌。

一次,欧阳峰又抓住黄蓉语诲诰认,槓槂槙樄但是所逼问出那九阴真经的译文,却总是颠三倒四,
前后不连贯,牛头不对马嘴。

想那黄蓉虽然家学渊源,并且心里记有正版的译文,但是毕竟不知道郭靖胡写的
伪•九阴真经的内容,一时也无法完美的编出假的内容。

而欧阳峰本就是武学大宗师,虽然被黄蓉一时矇骗,但久了之后,心里不免起了
怀疑……

(这些翻译出来的九阴真经虽然依旧深奥难明,但是内容却时常与前面的内容相
勃,质问于她,却又时常故左右而言他,难道小丫头却是胡编了些内容,欺骗于
我……?)

疑心一起,欧阳峰内心的怀疑就越来越重,本来也没怀疑到郭靖那笨小子会写出
假的九阴真经予他,但一想那真经内容多有违背一般武学常理之处,本以为是那
黄裳本就未有修习一般武功,其武功之高超又是天下少有,会别出心裁创出这等
武学也是理所当然。

但回过头来一想,许多内容不说违背了武学常理,连一般常理都违背了,那黄裳
未学过武功,却不会未当过人吧…?

再说那黄裳虽然高明,但自己身为天下五绝之一,乃是当世天下间武功最高的
人之一,要说比黄裳差是有可能,但要差到连他写出的九阴真经都无法理解,那
真是岂有此理了……

那欧阳峰本就是个聪明人,否则也无法达到这般高超的成就,只这幺一想,便想
出了黄蓉和郭靖的许多破绽,再想当初逼郭靖默写九阴真经之时,那洪七公也在
旁边,难保他不会想出这等阴损的主意……

这一想,欧阳峰马上转变了逼问的要点,旁敲侧击下,终于确认,那黄蓉所会的
九阴真经内容,与郭靖写给他的,却是截然不同。

一想到自己纵横江湖数十年,竟被一个蠢笨的小子给戏耍了,欧阳峰顿时怒火上
涌,气得不能自己,本来对于黄药师还有所顾忌,但如今……

欧阳峰本就是个好色如命的色中恶鬼,否则也不会姦淫自己的嫂子,令她生下自
己的儿子,又教导自己的儿子各种风流的御女之术,让欧阳克姦淫千女,那些女
人尚且将欧阳克奉为主人,日日奉献自己的身体取悦欧阳克。

只是近年来欧阳峰一方面已有了儿子,多少收了收心,把美女让给自己的儿子狎
玩,另一方面为参悟高深武学,已是少近女色。

如今他唯一的继承人被杨康所杀,又见黄蓉美艳不可方物,一时之间,竟是色心
大起,结合早年他收服女人的手段,一个围绕俏黄蓉的恶毒计画,就此悄悄的产
生了……

**********************************
客栈中,晚餐过后。

欧阳峰正坐在桌边,似乎正在参悟黄蓉胡乱编给他的九阴真经,而黄蓉无聊的坐
在那张大得异常的床边想东想西,完全没注意到欧阳峰正偷偷的在注意她的神色


这些天黄蓉觉得还不错,虽然那欧阳峰带着自己绕南绕北的,也不知跑来跑去要
走到哪里,但只要想到那个笨蛋,妄称为天下五绝之一,竟如此蠢笨,还敢与自
己父亲相提并论,靖哥哥不过胡编了本假的九阴真经,竟将它当成什幺宝贝一般
的收藏着,还时时努力参悟里头不知所谓的『高深武学』,只要一想到这,常常
让黄蓉不小心失笑了出来。

可是一想到靖哥哥,黄蓉心里又是难过了起来,一时想到自己一个人孤苦无依的
时候,唯有靖哥哥疼爱自己,但是一时又想到他为了那几个死掉的师父,狠心的
将自己推开……

恍惚之间,黄蓉没发现,她的思绪一会儿漂到东,一会儿漂到西的,注意力完全
无法集中,连她自己在想些什幺,都不大清楚。

一旁欧阳峰看到黄蓉本来清灵的眼神慢慢变的迷茫,娇豔的小脸蛋,也浮上了一
层红晕,他知道,时候到了……

「乖姪女,妳现在觉得怎幺样了…?」

「我…我觉得我好像飞了起来……嘻嘻…好好玩……」黄蓉吃吃笑道。

欧阳峰阴阴的一笑,这极乐丸果然神效无比。

「来,乖姪女,张开嘴巴,吃下这颗药丸。」

只见欧阳峰拿出一颗粉红色的药丸给黄蓉吃下去,而黄蓉竟也毫不犹豫的接过欧
阳峰手上的粉红色药丸,并乖乖的吃了下去。

「嘻嘻…好甜喔……欧阳伯伯…我还要吃……」

「好…乖……妳先坐着,乖乖的,伯伯就再给妳吃喔……」

「嗯…」黄蓉点点头,乖乖的坐着,神色恍惚的看着前方,也不知在想些什幺。

欧阳峰得意的看着眼前这具美艳的人偶,他知道他将得到这狡猾的小美人,而且
这小美人将永远心甘情愿的奉献她那娇美的胴体以取悦他,并为他再次生下继承
人,一个拥有他西毒欧阳峰和东邪黄药师两个天下五绝血统的优良继承人。

原来欧阳峰趁晚餐之时,偷偷在食物中放入了一种名为极乐丸的药物,这东西虽
然不是无色无味,却吃起来像是一般的调味料,令人防不胜防,而之后一方面怕
药效不足,另一方面又怕黄蓉家学渊源,认出了这种药物,做戏让他上当,于是
欧阳峰又令黄蓉吃下一颗极乐丸。

而这极乐丸乃是欧阳峰从大食引进一种名为罂粟的植物,配合数百种珍贵药物调
製而成,能令吃下的人心神处于一种极乐的状态,心神完全放鬆,旁人说什幺她
就信什幺,要她做什幺她就会做什幺……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还不足以令欧阳峰永远控制住黄蓉,更重要的是,只
要配合了他以前从一个神秘的邪教学来的一套邪术•惑心术,他将可以改变并掌
控眼前这小美人的一切……

这惑心术甚至要远比丐帮彭长老的摄心法或者九阴真经中的移魂大法要来得厉
害,它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感情、思维甚至记忆,并且让受术的人奉为真理,永生
不改。

可是这惑心术所要求的条件太高,只要受术者有一丝丝的反抗意识,就会让施术
者受到自动受到还击,走火入魔,神智混乱,因此这等邪法,即便是欧阳峰也不
敢随便乱用,即使要使,也必配合极乐丸这等迷人心智的药物,确保万无一失,
方才会使用。

如今万事具备,欧阳峰再也等不及,当下运转心法,使出了惑心术,只见欧阳峰
双瞳渐渐变成深紫色,他的内心亦因为这惑心术的影响,变得冷静无比,直至近
乎冰冻了起来……

然后他走到黄蓉身前,将已经深紫色的双瞳对上了黄蓉那对迷茫的双眼。

只见原本双眼无神的黄蓉,看到了欧阳峰那对深紫色的双瞳,竟渐渐专注了起来
,只傻傻的看着那对美丽如紫宝石的瞳孔,到得最后,黄蓉的眼中,竟也露出淡
淡的紫色……

看到黄蓉的反应,欧阳峰知道黄蓉已经完全陷入惑心术的控制,于是缓缓说道…

「乖姪女,这世界上妳最敬爱的人是谁…?」

「是…爹爹……和…靖哥哥……」

「那幺,伯伯和妳爹爹一样,身为天下五绝之一,所以,妳也会跟就敬爱妳爹爹
一般的爱着伯伯,对不对……?」

「对…欧阳伯伯跟爹爹一样……都是天下五绝……所以…所以蓉儿也要…也要
爱着伯伯……」

看到黄蓉似乎有点犹豫,欧阳峰加深了功力,眼中紫芒更甚……

「妳爱着伯伯!」

「蓉儿爱着欧阳伯伯…」

这次黄蓉毫不犹豫的认定了这个“事实”。

本来,若果只是要得到九阴真经,做到这个程度就够了,但是如果会放过眼前这
样美艳冠绝天下的小美女,那他欧阳峰也就枉称是天下人人畏惧的西毒了……

「那幺,和伯伯相比,伯伯跟郭靖,妳更爱谁?」

这次,黄蓉犹豫了许久,毕竟此时欧阳峰在她内心里的地位,是跟黄药师一样的,
但是犹豫了许久,黄蓉还是说出了她内心的答案……

「是…靖哥哥……」

听到这个答案,欧阳峰一点也不意外,女生向外,对这些小女生而言,情郎总是
比父亲重要的。

「喔…告诉伯伯,妳是怎幺喜欢上郭靖的……」

于是黄蓉断断续续的诉说起了她因为被父亲责骂,逃出了桃花岛,一路上孤苦无
依,没有人疼爱她,全天下的人都是坏人,直到她遇到了靖哥哥,只有她的靖哥
哥不管她是一个髒兮兮的小乞丐,对她如何的好……

欧阳峰专心的听着黄蓉诉说她的初恋,因为他知道,这些将会成为他掳获黄蓉身
心的关键。

听完了黄蓉的初恋,结合之前在铁枪庙所听到的内容,欧阳峰终于找到了黄蓉内
心的突破点……

「好姪女,妳虽然爱郭靖,但是他却为了那几个死鬼师父,无情的把妳推开了,
这说明他不爱妳,他爱的是他的师父……」

黄蓉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她真切的感到,郭靖不爱她,而是爱着他的师父,她为郭靖所作的一切都是空…

「郭靖不爱妳,妳爹爹也把他的面子看得比妳重,为了妳去找周伯通,竟责骂于
妳,他也不爱妳,全天下的人都不爱妳……」

黄蓉如同掉入了黑暗的深渊之中,全天下的人都不爱她,她是如此的寂寞,如此
的孤单……

「不过没关係,还有伯伯爱妳……」

黄蓉如同在黑暗深渊中找到了唯一的光芒般喜悦。

她找到了世上唯一爱她的人。

「所以,只要妳像爱妳爹爹,爱妳的靖哥哥一样的爱着伯伯,伯伯也会永远爱着
妳……」

「蓉儿……要…要爱着欧阳伯伯……像爱爹爹……爱靖哥哥一样……爱着欧阳
伯伯……爱…爱欧阳伯伯……」

看着黄蓉那高雅慧黠的脸庞,露出癡恋于己的神色,欧阳峰知道他已经成功了一
半,而至于另一半……

「啪!啪!」

他拍了两下手,房门突然打开,走进了五个千娇百媚、神色恭顺却带着点迷芒的
美女。

第一个是个看来二十多岁的少妇,但身型苗条,大眼睛,皮肤白皙如雪,留着一
头乌黑秀髮,正是江南水乡人物。

第二个是个年纪稍长的少妇,俏脸虽然有点黝黑,但是模样却美丽异常,只是一
双眼睛闭着,似是瞎了,让人好生可惜。

第三个却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她一身穿着如江南富贵人家般雍容华贵,却掩不
住天生比汉人还要来得高挺的双峰和紧俏的丰臀。

第四个十八九岁年纪,玉立亭亭,颇见英气,虽然脸有风尘之色,但明眸皓齿,
容颜娟好,只见她小腹微微隆起,显是已经怀有身孕所致。

第五个也是十八九岁年纪,相貌甚美,脸蛋如白玉一般美丽,气质文弱,一副小
家碧玉模样。

如果黄蓉清醒着,必定会惊讶这五人的来历,原来她们竟分别是被认为已死的韩
小莹和梅超风,还有蒙古公主华筝、杨康的妻子穆念慈和清净散人孙不二的徒儿
程瑶迦。

原来当初在桃花岛上,欧阳峰便未杀死韩小莹,只是将其掳走,本意就是想操控
其为淫奴,以备将来能用来杀死当时已经崭露头角的郭靖,于是便造假了一具尸
体,欺骗了天下人。

而梅超风则是为了用来对付黄药师,当初那梅超风被杀之时,欧阳峰观黄药师神
色,发现黄药师其实早已爱上自己的徒儿却不自知,而擅毒者亦必擅药,黄药师
作不到的事并不代表他欧阳峰也作不到,在使用了无数珍贵药材,结合流传在苗
疆诡异的蛊术,虽然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但终于将梅超风救活。

至于穆念慈,则是因为她是杀子仇人杨康之妻,即使杨康死了,他也要姦淫其妻,
让他死了也不好过。

华筝和程瑶迦却是为黄蓉所累,这些日子欧阳峰带着黄蓉走南跑北的,就是为了
抓来二女,以利他实施计画的后半部。

其中韩小莹、梅超风和穆念慈是早已抓到,经过他的调教,三人早已学会用自己
娇豔成熟的胴体去取悦欧阳峰,而华筝和程瑶迦则刚刚抓来,虽已洗脑,却因为
这几天都与黄蓉在一起,尚未有时间享用。

看着屋内风情各异的六个美女,欧阳峰知道,今晚将是个快乐的不眠之夜……

欧阳峰走近黄蓉,将乖巧的黄蓉抱进自己的怀中,此时惑心术所附带将他冰冻起
来内心,都差点抵不住黄蓉完美的胴体带给他的诱惑,让他直有撕裂眼前佳人衣
服,狠狠干上数百回合的冲动。

他加强惑心术的运转,强忍着直接把玩黄蓉胴体的冲动,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小蓉儿,妳爱着伯伯吗…?」

「爱…蓉儿…爱…爱欧阳伯伯……」

虽然欧阳峰换了称呼,但是黄蓉觉得这很自然,她所爱着的伯伯,本就该如此叫
她。

「那幺,妳爱妳爹爹吗?」

「…爱……蓉儿…爱爹爹……」

「可是妳爹爹不只不爱妳,而且他还做了许多对不起妳娘和妳的坏事,妳听听妳
梅师姐说的……」

说着向梅超风使了个眼色,这梅超风已受过惑心术洗脑,竟配合欧阳峰,说出一
番诬衊师傅的大谎言……

在谎言之中,黄药师变成了一个贪恋自己徒儿美色,没想到逼姦不成,在梅超风
逃出桃花岛之后,却又打断其余徒儿的腿,逼死自己的妻子,又妄图将女儿关在
岛上,準备将女儿养大之后,再行姦淫的衣冠禽兽……

「妳听,妳爹爹当初不只贪恋自己徒弟的美色,更逼死妳娘,害妳成为没人爱、
孤苦无依的小孩,所以他不值得妳爱他……」

「不值得…爹爹…不值得蓉儿爱……」黄蓉似乎有点犹豫。

「妳不爱妳爹爹!」

「蓉儿不爱爹爹……」

「妳讨厌妳爹爹!」

「蓉儿讨厌爹爹……」

「妳恨妳爹爹!」

「蓉儿恨爹爹……」

黄蓉语气坚定的宣誓着。

(呵呵…很好,就快成功了……)欧阳峰内心想着。

「小蓉儿,妳爱妳靖哥哥吗?」

「爱……」黄蓉又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看到黄蓉露出甜蜜的笑容,欧阳峰不屑的冷冷一笑,因为他知道,那个笑容将不
再属于郭靖那蠢货,而会是属于他的……

「妳看看眼前这四个女人,妳认得她们吗?」

「认得……」

「她们是谁?」

「她们是…靖哥哥的师父…韩小莹……杨康的妻子…念慈姐姐……陆师哥的媳
妇……程大小姐……还有……还有……」黄蓉露出痛苦的表情,不想说出那个身
分。

「还有谁?」

「还有……靖哥哥的未婚妻……蒙古公主…华筝……」

(呵呵……没想到小丫头竟对此事如此在意,真是天助我也……)欧阳峰心里高
兴的想着。

「不,不只是这样,妳听听她们怎幺说……」

欧阳峰使了个眼色,然后从韩小莹开始,四人说出一个又一个诬衊郭靖的谎言。

谎言之中,郭靖与韩小莹早年便被郭靖姦淫,而因为之前的暗示,让黄蓉轻易的
接受了,郭靖爱着韩小莹,并且姦淫了她的“事实”;穆念慈与郭靖本就有指腹
为婚的婚约,虽然穆念慈喜欢杨康,却被郭靖利用婚约之事逼姦,现在肚子里的
孩子更是郭靖的;程瑶迦在被郭靖救了之后偷偷喜欢上了他,在郭靖的引诱下,
也将身子给了他;而华筝身为郭靖的未婚妻,自是不用再诬衊他,只需讲些当初
在大漠之中,两人两小无猜的往事,便足以让欧阳峰达到目的……

「小蓉儿,妳听听,这郭靖竟大逆不道,姦淫自己的师傅,更卑鄙无耻,利用婚
约之事逼姦妳穆姐姐,还利用程瑶迦不知世事,诱姦于他,本身更与蒙古公主有
婚约,贪慕荣华富贵,真是无耻的卑鄙小人……」

「是啊…郭靖……郭靖…真是个卑鄙小人……」此时黄蓉神色淡漠,真箇是心灰
意冷了,连靖哥哥都不叫了,直接叫出了郭靖二字。

听到黄蓉对郭靖的称呼和评价,欧阳峰差点笑了出来,因为他知道,他已经成功
了一大半,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那幺,小蓉儿,妳对郭靖有什幺感觉?」

「蓉儿…蓉儿……讨…讨厌……讨厌郭…靖……?」黄蓉似乎还有点不确定。

于是欧阳峰决定再推她决定性的一把。

「妳讨厌郭靖!」

「蓉儿讨厌郭靖……」

「妳恨不得杀了郭靖!」

「蓉儿恨不得杀了郭靖……」

「小蓉儿,告诉伯伯,当妳下次见到郭靖,妳会怎幺作?」

「蓉儿会杀了那讨厌的蠢货……」

(呵呵……哈哈………)

欧阳峰忍不住在心中狂笑,这种扭曲别人内心的快感实在太强烈了,让他忍不住
欲罢不能。

享受了好一阵子扭曲的快感,欧阳峰又被怀中散发娇甜气息的胴体拉回了注意
力。

现在,该是完成黄蓉的洗脑,并且收穫的时候了……

「小蓉儿,在这世界上,妳有爱着谁呢?」

黄蓉先是迷芒的想了一下,在她心中,似乎已经再没有爱着任何人了,然后她突
然想到,并快乐的回答道:「欧阳伯伯!蓉儿爱欧阳伯伯……」

「那幺小蓉儿还有爱谁吗?」

黄蓉又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了……」

「那幺,伯伯是小蓉儿在这世界上唯一爱的人啰?」

「是的……欧阳伯伯是蓉儿在这世界上唯一爱的人……」

「既然伯伯是这世界上妳唯一爱的人,那幺妳是不是要一切都听命于伯伯?」

「是的……蓉儿要一切都听命于欧阳伯伯……蓉儿……要听命…欧阳伯伯……」

「伯伯所说的一切、所作的一切都是对的,妳会把伯伯所说的话当成真理来奉行
,妳会把伯伯所作的一切视为理所当然……」

「是的……欧阳伯伯……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欧阳伯伯所说的话……
都是真理……欧阳伯伯所作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妳会作任何一切可以取悦伯伯的事,取悦伯伯是妳人生仅有的唯一目的!」

「是……蓉儿会……作任何一切可以取悦欧阳伯伯的事……取悦欧阳伯伯是蓉
儿人生仅有的唯一目的……」

「很好……乖蓉儿……」

欧阳峰夸奖的拍了拍黄蓉娇嫩的小脸蛋,而黄蓉也开心的接受欧阳峰的夸奖。

「但是,伯伯最喜欢的却还不是小蓉儿,而是像眼前这五个淫奴,这些淫奴,才
是伯伯最喜欢的!」

配合欧阳峰的话语,五女乖巧的跪下,道:「莹奴(风奴、慈奴、迦奴、筝奴)
向主人问安!」

五人一边说着,并一边解开上衣,将亵衣往下拉,露出五对各有不同美丽的乳房。

「蓉儿…蓉儿也要当欧阳伯伯的淫奴……」

「喔…?真的吗?小蓉儿也要当伯伯的淫奴?」

「真…真的……蓉儿…不…蓉奴…蓉奴也要…要当主人的淫奴……」

说着,黄蓉挣扎着脱离了欧阳峰的怀中,面对欧阳峰跪下,并有样学样的解开上
衣,将亵衣往下拉,将她那一对从未被任何人看过完美的乳房裸露出来让欧阳峰
品味,并口中喊道:「蓉奴向主人问安!」

看着眼前六个本来在江湖上叱咤风云的侠女,现在却跪在地上、裸露出各有特色
的美乳来向自己争宠,欧阳峰感到有成就感极了。

而这六个美艳的淫奴不只会用她们娇豔的胴体来取悦自己,每个人更是各自有不
同的用处,或能帮助自己登上武林第一人之位,或能帮助自己击杀宿敌,又或者
能帮助自己取得尊贵的地位,实在让他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虽然不明了主人为何发笑,但即使是刚成为淫奴的黄蓉,也没有干扰欧阳峰的得
意,因为主人永远是对的,即使身为淫奴的她们不明白,主人依然是对的。

笑了好一阵子,欧阳峰终于停歇了下来,因为他想到眼前还有六个美艳的侠女等
着他享用。

他缓缓收起功力,停止运行惑心术的功法。

刚一退去功法,欧阳峰就感到兽慾的冲动一股脑的涌上,将视线看往眼前的六对
美乳,他在心中暗暗比较着。

韩小莹在被他享用过之前,本来还是个处女,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但因为之前
未曾破身,虽然成熟的一对丰乳硕大如瓜,但依旧坚挺得如同少女一般。

梅超风早年曾与丈夫放蕩过,多行房事,所以乳蒂颜色较深,但也因为她的胴体
被开发过,加上天生发育良好,胸前巨乳之硕,位居六女之冠。

穆念慈本身乳房不算大,但因为怀有身孕,加上被抓的这些时日被欧阳峰餵食催
乳祕药,让她的乳房涨大得不下于韩小莹那成熟的美妇,上头更不时泌出令人垂
涎欲滴的鲜美乳汁,但这乳汁可不只是食品,更因为祕药对身体的改造,让这些
乳汁拥有强烈的催淫效果。

华筝身为塞外的草原女子,身材本就高姚,整个人看来狂野豪放、诱人无比,再
加上她的双峰本就远比一般族人来得大,让她的乳房在六人中仅次于梅超风。

程摇迦却是标準的小家碧玉,胸前椒乳虽然仅盈盈可握,但是形状优美,让人忍
不住伸手把玩。

而黄蓉不亏是江湖第一美女,胸前美乳丰腴却不臃肿,大小虽然不如梅超风般硕
大,但坚挺傲立、雪白粉嫩,可称得上是第一美乳。

此时,欧阳峰感到胯下肉棒已经坚硬得如金刚杵一样的挺立,他决定先用两个美
妇好好消消火,再来仔细品味三个美艳的小处女。

「莹奴、风奴,妳们先照往常一般,用嘴巴和奶子服侍一遍,慈奴,妳用最下贱
的话语,好好教导妳三个小妹妹,让她们知道我在对莹奴和风奴做些什幺,也让
她们知道,她们接下来该怎幺作……」

「是,主人,莹奴(风奴、慈奴)知道。」

然后韩小莹和梅超风站了起来,走到欧阳峰身前,两女温柔的脱下欧阳峰的下
裤,露出他那近八吋长的巨大肉棒。

韩小莹和梅超风一左一右的跪在欧阳峰的胯下,两女各自托起她们那硕大丰美的
乳房,将欧阳峰的肉棒夹住,并且柔顺地舔着欧阳峰的肉棒,两女灵巧的转动舌
头绕着肉棒前端打转,一边吸吐套弄火热的肉棒,一边夹着乳房上下抽动着。

那边穆念慈羞红着双颊,吞吞吐吐的话不成句,虽然她被欧阳峰洗脑,改变了记
忆和情感,并奉欧阳峰为主,成为他忠心的淫奴,但是她的羞耻心未去,对于主
人的命令,实在感到羞于启齿。

但是穆念慈是个很有责任感的女性,虽然感到羞耻,但是主人的命令就是绝对,
她深吸了一口气,脑中组织最下贱的话语,用她那清脆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实况
转播……

「莹奴姐姐…和风奴姐姐……她们正用她们淫蕩的嘴巴……和下贱的奶子……
服侍主人…主人神圣的大鸡巴……以后妳们也要学习……用女人身上三个淫贱
的洞……去服侍主人的大鸡巴……让主人感到满意……」

三个小处女都羞红了脸,却都带着天真崇慕的神色看着眼前的淫戏,耳边恭谨的
听着慕念慈的“汙染”,期待主人用大鸡巴宠幸她们。

这边,欧阳峰在两女高超的舌技下,肉棒竟似又涨大了几分,他示意两女停止,
此时两女娇颜艳红,显是早已动了情慾。

他让她们上床躺下,并将两女四乳相对的上下交叠在一起,然后欧阳峰粗暴的撕
裂两女的裙子和亵裤,将两女双腿左右分开,让两女露出已经湿透而且微开的花
瓣。

「妳们两个真是淫蕩的骚货,不过是用奶子夹了老子的鸡巴,再舔了两口,就湿
成这样,比窑子里的烂婊子都还要淫贱,这幺淫贱的烂婊子,还想要老子肏妳们
吗……?」

「要…哈…要的……哈哈…主人…请主人赏赐您的大鸡巴给淫贱的莹奴(风奴
)……」

两女一边娇喘,一边乞求主人的赏赐,因为她们的胴体在接受过欧阳峰的调教和
药物的改造之后,几乎全身上下都是敏感带,尤其对欧阳峰的体味更是敏感,近
距离接触欧阳峰的肉棒这幺久,早已受不了慾火的折磨……

「喔……那幺说说妳们是怎幺个淫贱法,说得好的,老子就先肏她!」

「风奴…哈…风奴光闻到主人…哈……大鸡巴的味道……奶子…就硬了起来…
哈…哈…只想着要让主人用大鸡巴狠狠的肏死风奴……」

「莹奴…哈…莹奴…哈…哈…爱主人……莹奴…只想…只想让主人干……」韩小
莹羞耻心毕竟较高,光说出这几句话,就羞得都#25825;不起头来。

「呵呵…爱我…?莹奴,我可是亲手杀了妳几个哥哥,还将妳掳来,强姦于妳,
这样妳还爱我…?」

「爱…哈…莹奴…爱主人……主人想杀哥哥他们…哈…他们就该死……就算主
人不动手…哈……莹奴也要杀光他们……莹奴的骚屄…本来就是属于主人的…
哈…主人想要…想要干…哈…莹奴的小骚屄…随时…哈…随时都準备好…要让
主人干……」艰难的说完这些话,韩小莹已经被慾火折磨得快神智不清,雪白的
肌肤更是隐隐透出粉红色的色泽……

「呵呵……好,妳这可爱的淫奴,我就成全妳!」

随后欧阳峰将巨大的肉棒用力的插进韩小莹的肉瓣深处,韩小莹激烈的摇摆娇媚
的身躯,娇媚的发出淫蕩地浪叫,欢愉地配合着欧阳峰的抽插,不过百来下,韩
小莹就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呵呵……这小骚屄真不经肏,风奴,接下来换妳了……」

「是…风奴…感谢主人的赏…啊啊啊啊啊……」欧阳峰打断梅超风的话语,肉棒
用力的插进梅超风的肉瓣,大力的抽插了起来。

没多久时间,梅超风也达到了高潮,欧阳峰就这幺轮流肏着两个一样美艳,但风
情各异的少妇,两女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性慾逐渐淹没了她们的脑海,一具白皙
娇柔、一具黑俏狂野的胴体,跟着欧阳峰的肉棒抽插不断摇摆,两女享受下体传
来阵阵酥麻的快感,不知今夕是何年。

**********************************

另一边,穆念慈依旧断断续续用着最下流的话语,去形容眼前的淫戏,并教导三
个小处女走上“歧途”。

「…主人正用他的大鸡巴…用力的肏着莹奴姐姐的骚屄……莹奴姐姐现在口中
发出的声音…就叫做浪叫……那是因为主人把…把莹奴姐姐肏得…肏得太爽了
……所以莹奴姐姐忍不住就浪叫了起来……」

说着说着,穆念慈鼻息也渐渐加重,娇颜艳红,裙下更湿了一大片,显然是从亵
裤里渗出来的……

当然,不只穆念慈动了情,旁边三个小处女虽然未曾接受过欧阳峰药物的改造或
者床上的调教,但少女怀春,她们内心所有类型的爱,包括对父母孺慕之爱、对
师长敬畏之爱、对情人的男女之爱……,一切的一切,都灌注到了欧阳峰这个主
人身上,让她们不自觉得对欧阳峰起了爱慾的冲动,裙下亵裤更偷偷湿了一片。

黄蓉、华筝和程摇迦三人突然闻到一阵诱人的乳香,转头一看,却是穆念慈因为
动情,胸前双蒂竟是缓缓渗出白皙的乳汁。

黄蓉和华筝性子比较野,两人竟是抢了上去,一左一右,对着穆念慈的乳房就吸
了起来,带点腥味和骚味,但却又甜美无比的乳汁一入两人的喉咙,直让两女欲
罢不能,吸个不停。

「嗯…穆姐姐…啾……妳的奶…真好喝…啾……」黄蓉一边喝一边讚美。

「嗯…真好喝…啾……以后我让父皇封妳当我御用的奶妈…啾…我要天天喝…
啾……」

「不…哈…不要…哈……不行的……这…哈…这奶……不能…不能随便乱喝的
…哈…」穆念慈一边娇喘着,一边小声的警告黄蓉和华筝,但两女喝得正过瘾,
右怎幺可能鬆口呢?

「呵呵…穆姐姐…啾…我们这可是托了小宝宝的福…啾……以后小宝宝出生…
可要好好谢谢小宝宝……」黄蓉嘴里不停的吸着乳汁,一边抚摸穆念慈微微隆起
的小腹,一边调侃着穆念慈。

「这…这小贱种…哈…以后…以后生出来……不管是男是女……主人都答应了
我…哈…哈…要将她培养成一个…淫贱的骚货……如果是男的…就改造成女人
的身体…哈…卖到窑子里当妓女……女的…哈…女的…就留下来……以后跟我
一起服侍主人…啊…啊啊啊啊啊啊…」说着,竟因为自己所说淫邪残酷的内容而
高潮了。

然而旁边听的三个小女娃听了,却未有露出任何一丝对未出生的婴儿感到可怜的
迹象,好似这一切本来就该当如此,惑心邪术的恐怖,可见一斑。

「呵呵…原来是个小贱种啊…啾…那以后出生之后…啾……蓉儿也来帮忙…
啾…帮忙调教小贱种…啾……」

「我也要…我也要……」华筝在一旁兴致勃勃的嚷着。

「瑶迦也会帮忙的!」后面程瑶迦也勇敢的挺身而出。

「妳们…啊…对姐姐…对姐姐……太好了……谢谢妳们……以后姐姐一定会努
力调教这小贱种……不会辜负主人的期望……还有姊妹们的热心的……」穆念慈
眼角泛泪,衷心的感谢道。

一时,四女沈浸在莫名的感动之中,沈浸在这被扭曲的感动当中。

「慈奴、蓉奴,脱光妳们的衣服,换妳们两个上床。」

四女这才将注意力转回欧阳峰身上,原来韩小莹和梅超风都被欧阳峰的肉棒给干
得昏倒了,两女身上到处都是浓稠乳白的阳精,也不知欧阳峰在两人身上干了几
次。

只见欧阳峰的肉棒此时已经软成只有四吋,但就在四女眼皮子下,不过几个呼吸
间,那肉棒就又再度涨大,变成八吋大小的巨莽。

三个未经人事的处女对此未感到疑惑,不知道男人刚射了之后,总要过个几刻锺
,方才能再度硬起来,而穆念慈虽然曾为人妇,但却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欧阳峰施
展此术,倒也没有露出讶异的脸色。

原来欧阳峰武功本就高强,又学了不少不管是旁门左道还是玄门正宗的房中术,
其中便有一术,平时服食各种珍贵的药材和天材地宝,配合功法,让他能在每次
射出之后马上又再起雄风,而且不管射多少次,射出的阳精也是那幺多、那幺浓
稠,所以韩小莹和梅超风身上才会有那幺多的阳精,好似被几十个人轮姦过了一
般……

穆念慈和黄蓉两人乖巧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看着黄蓉不知所措的坐着,穆念慈知道,这次的主角是黄蓉,她的处女元阴将会
让主人的功力再上一层,而黄蓉完美圆挺的双乳和雪白紧俏的丰臀,更将会是主
人永远的最爱,所以她上前到黄容身旁,缓缓引导黄蓉张开她那对修长结实的大
腿,露出黄蓉那已经淫水氾滥的处女穴,让主人欣赏。

「呵呵……」只要看到黄蓉这乖巧的样子,就不由得欧阳峰不感到得意,这可爱
娇豔的武林第一美女,将要是自己的了……

「慈奴,妳教过蓉奴自渎的方法了吗?」

「是的,主人,慈奴方才已经教导过蓉奴妹妹自渎的方法了。」

「喔……」欧阳峰看向黄蓉,说道:「蓉奴,主人要看妳自渎的淫贱模样。」

「是,主人…」黄蓉满脸通红,怎幺也想不到,主人竟会下此命令。

但服从主人的命令,取悦主人,令主人高兴,是黄蓉活着唯一的目的,所以黄蓉
很听话的张开自己雪白修长的大腿,羞耻的依照印象之中,刚刚穆念慈姐姐的教
导,还有刚刚韩小莹姐姐的示範,一手用纤细的手指缓缓按摩自己的阴蒂,并在
阴唇上下游走着,另一只手抚上自己双乳,小心翼翼的搓揉着。

「嗯…啊……好…好舒服……主人……啊……蓉奴…爱主人……啊……」

出乎意料的,黄蓉竟一下就进入状况,不只淫声浪语不断,她的肉瓣中淫水更不
断的氾滥,彷彿她不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女,而是一个久经调教的淫妇。

看了黄蓉的反应,欧阳峰突然像想到了什幺,向正在他的胯下癡迷的舔着大鸡巴
的穆念慈问道:「妳让她喝了妳的乳汁?」

穆念慈吓了一跳,马上鬆口跪下:「慈奴不小心让蓉奴妹妹喝了慈奴的淫乳,请
主人责罚!」

「哼!妳的旱道今天清理过了吗?」

「是的,主人,慈奴今天已经清理过了。」穆念慈露出又喜又惧的表情,显是知
道接下来主人会对她作什幺。

「好,那还不自己坐上来!」

「是,主人…」

穆念慈用力的将肛门掰开,对準欧阳峰巨大的肉棒,一口气坐了下去。

「呜…好涨……」

「还不快动!」

「是,主人…」

只见身为孕妇的穆念慈,挺着微微隆起的小腹,癡狂地上下扭动她标緻成熟的胴
体,胸前硕大的白兔随着穆念慈的娇躯上下摆动而跳跃着,不时还甩出滴滴乳汁
,淫靡的氛围环绕着整个室内。

享受着穆念慈紧绷的旱道,欧阳峰一边出言指示黄蓉不得达到高潮,却又一边指
点她如何自渎,越来越接近高潮,却又不让她高潮,一边还有闲暇注意房中其他
美人。

旁边韩小莹还昏迷着,梅超风则在小心翼翼的清理自己身上无数白稠的阳精,吃
得到的就直接用嘴吃下,无法直接吃到的,就用手指轻轻刮起,一点不浪费的送
进嘴中,似在品味琼浆玉露般,珍惜而缓慢的吃着。

在床下,刚刚也喝了穆念慈乳汁的华筝正慾火焚身,竟找上程瑶迦索吻,一手抓
紧程瑶迦的头不让她离开,另一只手却爬上了程瑶迦的椒乳,正用力的搓揉着。

(呵呵……这个小丫头,倒是有磨镜子的倾向……)欧阳峰心里好笑的想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要…要去了…………」

穆念慈刚被欧阳峰肏旱道肏出了一个高潮,让欧阳峰将注意力回到了这边。

「哼…慈奴,妳真是个淫秽下贱的女人,肏旱道也能肏道去了,连最下贱的窑子,
里面三文钱一次的婊子都没妳那幺贱吧……」

「呼…呼……是…是的……慈奴…慈奴是最淫秽下贱的…烂婊子…慈奴要天天
给主人肏…肏慈奴的旱道……」穆念慈一边娇喘,一边神色癡迷的说道。

「哼哼……真亏得妳还是杨家将的后人,还是洪七那伪君子的徒儿,看来洪七那
小子表面是个正人君子,背地里也是男盗女娼,否则怎幺会教出妳这幺个喜爱走
旱道的淫蕩贱妇……」

「是…我是…贱妇……师傅…不……」穆念慈愧疚的呢喃着,但被这幺汙辱,却
又让她产生异样的快感……

摆平了穆念慈,那边黄蓉也已经湿到了像是尿失禁了一般,整个床单上湿淋淋一
片,散发出处女特有的骚香味。

欧阳峰爬到黄蓉身前,仔细欣赏这武林第一美女的淫态。

豔丽无双的姿色,坚挺柔嫩的双峰,晶莹剔透的皮肤,浑圆雪白的臀部,修长结
实的美腿,胯下神祕的三角花园正流出晶莹淫水,一切种种,在欧阳峰眼中一览
无遗。

「主人的好蓉奴,妳现在感觉怎幺样啊…?」

「蓉…哈…蓉奴…哈…哈…好想要…想要…哈…」

「蓉奴想要什幺呢?」

「蓉奴…哈…想要主人的…哈…哈…主人的……」

「什幺呢?蓉奴如果不大声说出来,主人怎幺会知道呢?」

「蓉奴要…要主人的大鸡巴…要主人用大鸡巴肏烂蓉奴的骚屄…!」

「呵呵…蓉奴真乖……」

欧阳峰一边说着,一边将黄蓉扶正,将黄蓉修长的美腿交叉架在他的腰股之间,
然后将黄蓉柔软的娇躯抱起,口舌对準黄蓉的樱桃小嘴,吻了上去,而黄蓉也任
由欧阳峰採撷口中香舌和唾液,光是这一阵亲吻,就让黄蓉经历了一次小高潮。

「好了,小蓉奴,现在主人要肏妳了,虽然第一次会有点痛,但是主人肏过妳之
后,妳就正式成为主人的淫奴了,以后主人就可以天天肏妳,把妳肏出一个小宝
宝,好不好?」

「好啊……主人快,赶快肏蓉奴,然后蓉奴以后要天天让主人肏,以后肏出好多
女的小宝宝,然后蓉奴要像穆姐姐一样,把她们养大,长大了以后跟蓉奴一起让
主人肏……」

天真无比的语气,却宣誓着黄蓉的孩子们以后淫邪的命运,欧阳峰感到自己的肉
棒又硬了一圈,这样扭曲、强姦别人的命运,实在是最甜美不过的春药了。

「好,要进去啰……」

「嗯…」

欧阳峰迫不及待的扶起早已硬得发疼的肉棒,对準黄蓉早已湿透的肉瓣,一口气
用力的插了进去。

「呜…」

虽然听到黄蓉的疼叫声,但是欧阳峰却没有停留多久,一方面黄蓉喝了穆念慈的
淫乳,这等同于吃了烈性春药,另一方面刚刚又让她自渎了好一阵子,却不让她
高潮,这使得她的处女屄早就準备好接受男人的肉棒了。

果然没有多久,欧阳峰便感觉到本来肉棒被紧紧的夹住,现在却渐渐的放鬆了。

于是欧阳峰缓缓开始抽插,又慢慢的加快速度、加大力道,果然不到一刻钟的时
间,就肏得黄蓉高潮不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第一次黄蓉绝顶的高潮中,欧阳峰果然採撷到了浑厚无比的处女元阴,竟让他
一次增加了一层的功力。

尔后,欧阳峰让已经被肏昏过去的黄蓉躺在旁边休息,招来华筝和程瑶迦,又採
了两女的处女元阴,合起来也是增加了一层功力。

接下来,欧阳峰快乐的轮流享用六个绝顶美女的胴体,彷彿会直到永远……

三天之后。

这几天欧阳峰除了叫吃饭和盥洗之外,未有下过床,六个绝顶美女让他乐而忘返
,尤其是武林第一美女黄蓉,更是让他肏上千万遍也不会厌倦。

此时,韩小莹、梅超风和穆念慈刚被他肏昏,正神色欢愉的躺在一旁,三女身上
布满的乳白浓稠的阳精,显然连清理都未来得及清理,就被干昏了。

而眼前黄蓉、华筝和程瑶迦正一起娇癡的舔着欧阳峰那巨大的肉棒。

「嗯…蓉奴好爱主人的大鸡巴…嗯…嗯……这味道…光闻了就让蓉奴的小骚屄
湿淋淋的…嗯……让蓉奴好想再被主人肏喔……嗯…真好吃……」

「嗯…迦奴喜欢主人阳精的味道……又浓又香…嗯……每次吃了迦奴的小骚屄
都会更加的火热,更加的想让主人肏……嗯……好棒……」

「哼…嗯……主人的尿才是最好的……嗯……光是被主人的尿淋到……筝奴的
小骚屄就可以去好几次了……嗯……蓉奴…妳的舌头也好香……有一点主人的
味道喔…嗯…真香……迦奴妳的也不错喔…嗯……」

「讨厌啦……嗯…筝奴又欺负我们……」

光看三女癡淫的模样,谁也想不到她们三天前都还是处女,而且一个是天下五绝
之一黄药师的女儿、另一个天下五绝之一洪七公的徒弟,武林第一美人的黄蓉;
一个是归云庄陆庄主的媳妇、出身书香世家、小家碧玉的程瑶迦程大小姐;最后
一个更是贵为蒙古成吉思汗铁木真最疼爱的小公主华筝……

一个月之后,欧阳峰终于捨得下床,但那不过是为了找一个安定的住所,安心的
修炼闭关和姦淫六个美女罢了。

之后,欧阳峰从黄蓉那取得了真正的九阴真经,加上日夜与六个顶级美女双修,
一时之间,武功竟暴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二十五年华山论剑约期一到,欧阳峰果然得到天下第一,然而他并不满足,他不
容许有任何可能威胁到他的人存在。

于是他和黄蓉设局,让黄蓉和梅超风亲手杀了黄药师,还有让黄蓉和韩小莹杀了
武林新秀郭靖。

只要想到两人临死前那副不可思议的眼神,欧阳峰就会忍不住想得意的大笑一阵


之后,又利用黄蓉的关係和机智,与穆念慈一起设局杀死洪七公、一灯大师、裘
千仞、周伯通等绝顶高手。

从此以后,天下再没有人有足够的资格与他欧阳峰相提并论。

然后他利用程瑶迦,灭了归云庄和程家上下过百口人,搜得过万两黄金的财产,
更利用程瑶迦和清净散人孙不二的关係,一举灭了那讨厌的中神通王重阳所留下
来的全真教。

最后他以天下第一的武功,配合华筝的关係,帮助蒙古统一天下,更成为御封蒙
古国师。

但欧阳峰依然感到不足够,于是他杀了忽必烈,顶替其而成为蒙古皇帝,于是欧
阳峰成为蒙古大汗,他带领蒙古成为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更享尽艳福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午夜男人免费福利视频,中文字幕乱码免费,香蕉视频在线观看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