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受辱完(重发) - 母女受辱完(重发)

女主角只有两个,竟是他的娇妻赵敏和爱女王依。巨幅照片旁边一个赤身裸体的漂亮女人双手高高举过头顶被绳子紧紧地捆着吊在床头的天花板上。

乌黑的秀发湿漉漉地披散在渗满汗水的脸上,头拼命地摇晃着,嘴裏不断地发出阵阵凄惨的哭叫和哀求声。看在眼裏周剑有一种要吐血的感觉,这个美妇正是自己心爱的娇妻赵敏。  

此时妻子浑身上下被剥得一丝不挂,雪白丰满的娇躯被像三明治一样夹在两个全身赤裸的壮汉之间挣扎哭泣着。一个家伙站在妻子面前,用右臂夹起她的左腿高高擡起,使她只能用一条右腿勉强站在床上。

周剑可以清晰地看到男人胯下的那根粗大的肉棒此刻正在妻子娇嫩的阴户裏狠狠地抽插着,他的下体猛烈地撞击着妻子赤裸的下身,发出沉闷地“啪啪”声,而他的左手正使劲地抓捏着妻子丰满肥嫩的屁股,在雪白的肉丘上留下一道道血红的抓痕。

另一个家伙则紧贴着被吊起来的妻子光滑细嫩的裸背,粗大的肉棒戳穿了妻子肥厚的屁股,深深地插在她的屁眼裏,狠毒地抽插姦淫着。

他的双手绕过妻子丰满的上身,握住她两个娇嫩浑圆的大乳房,用他有力的大手残忍地抓揉两个雪白肉球的同时还不时地用手指用力地揉捏她那两个娇嫩的乳头,使她不停地发出痛苦地惨叫声。

正在奋力和妻子做肛门性交的家伙无意间转过来,周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正是妻子一向很信任的司机小林。

就在被奸虐的赵敏脚下,一个老头叉着双腿躺在床上,一个美丽的少女跪在他双腿之间,嘴裏含着老头丑陋的阳物正机械地上下套弄着。

周剑认识曾被自己严厉制裁的王仁,当他发现被强迫和他口交的正是自己的女儿王依时,周剑简直快要疯了,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站在女儿身后抱着她高高撅起的雪白屁股正在姦淫她娇嫩阴户的竟然是一个不足一米的侏儒。

王仁揉着王依洁白尖挺的乳房,一边享受着王依柔软的小嘴,一边饶有兴趣地欣赏着美丽的女总裁在两个男人前后夹击姦淫、淩虐下哭泣、惨叫、哀求的惨状。

王仁连看都不看周剑一眼,缓缓说道:“周队长,不,现在该叫你周局长,怎麽样,这比看黄色录象爽多了吧?要怪只怪你当初太无情,你老婆和女儿的肉洞可比你温柔多了。

”他的话刚落,引起男人们一阵淫蕩的笑声。

周剑一切都明白了,知道王仁在报複自己,暗自悔恨王仁被释放后没有引起他高度的警觉,让王仁钻了空子,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王仁会如此卑鄙下流,竟然把魔爪伸向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周剑通红的双眼娇妻和爱女被男人们残忍地玩弄和姦淫,仿佛心在流血,他怒吼着拼命挣扎起来,死死按着他的黑手抓住他的头髮,拳头象雨点般落在他的小腹上,一屡血丝从他嘴角渗了出来。

赵敏听见了丈夫的声音,不由心如刀绞,她害怕让丈夫看见自己现在屈辱的样子,被两个男人同时从前后两个肉洞裏姦淫是赵敏做梦都没有想过的可怕遭遇,尤其是当着丈夫的面,更令她无地自容,羞辱万分。

一种前所未有的痛苦和耻辱感迅速将这个不幸的女人抛向了痛苦的深渊。

心爱的丈夫被残酷殴打发出阵阵惨叫声深深刺痛了赵敏的心,她睁开迷朦的泪眼,强忍着被两根粗大的东西同时插进自己的阴道和肛门,并不停地做着沉重有力的抽插而带给她的巨大痛苦,哭着用颤抖的声音哀求黑手:“不!不要!住手!!请不要再打他了!!!呜呜……”

“怎麽,心疼了?真是一对恩爱的夫妻!”把赵敏紧紧夹在中间的王大和小林听见她的哀求不禁淫笑起来,在丈夫面前轮姦他性感美貌的妻子使这两个男人无比激动和兴奋起来。

两人同时加快抽插的速度,在赵敏痛苦的呻吟声中,两股滚烫的精液先后在她前后两个小肉洞裏射了出来,然后狠狠地在女侦探丰腴的身体上掐了两下,走到一旁。  

此刻的赵敏正无力地被手腕上的绳索拉扯着站在床上,雪白丰满的身体上布满了男人淩虐她时留下的抓痕,。

她低着头小声啜泣着,下身两个迷人的小肉穴悲惨地微微红肿外翻着,白浊的黏液缓缓从小穴裏流淌出来,一直流到雪白的大腿上。

良久,赵敏睁开美眸充满愧疚和哀怜地看了一眼蜷缩在地上的周剑,哭着说道:“周剑,对不起!我没有办法,他们,他们绑架了璐璐,呜呜呜呜!”说完不禁痛哭失声。

周剑闻言心如刀绞一般,他咬牙骂道:“王仁,你这个畜生!有本事冲我来,我要杀了你!” 王仁推开王依口中发出一声淫笑:“打我可打不过你,不过我们可以比比谁的家伙硬。

”说着无耻地指了指粘着王依唾液的阳物。黑手把周剑拉起来,解开他的裤子,把他软绵绵的阳物掏了出来。

王仁看了看怒骂挣扎的周剑胯下耷拉的东西,轻衊地一笑:“小,你可以问问你老婆和女儿,她们可以告诉你到底谁的大!”说着看了一眼吊在床头的赵敏,他的话引起男人们一阵淫笑,赵敏又羞又忿,悲哀地把头扭了过去。

王仁拍拍王依雪白的屁股说道:“去!用你的嘴把你爸爸的家伙吹起来,如果吹不硬她,我就操爆你的屁眼儿!”王依的娇躯一阵颤抖,她不敢反抗,哭着慢慢向父亲爬去。

这时黑手拿出一个药丸塞进周剑的嘴裏,强迫他咽了下去,他哪裏知道那是一颗可以使人迅速发情的春药,残忍的王仁竟然不惜一切手段想在意志上彻底催垮他们以达到报仇的目的,可是周剑却蒙在鼓裏。

周剑眼睁睁地看着女儿用纤细的玉手握住他的阴茎,张开樱口含了进去。 周剑拼命摇头大吼:“不,不,璐璐,快吐出来,不要啊。

”突然他惊骇地发觉软软的阴茎随着王依的吮吸竟然在女儿温暖柔软的小嘴裏慢慢硬了起来,钢铁般的汉子不禁哭了起来。

赵敏也看见女儿正在为丈夫口交,她痛哭着叫着女儿的名字:“璐璐,不要,他是你爸爸啊,不要,呜呜……” 王仁目睹着凄惨的一幕,心中大快,他淫笑着来到王依的后面,踢开她的双腿,双手抓住她两片雪白的屁股,阳物对準她还流着王小精液的阴道插了进去,王依身子往前一送,不禁轻“唔”了一声,随着王仁的抽送,悄脸痛苦地扭曲着。

周剑在春药和女儿小嘴的双重作用下,感觉全身燥热难耐,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王仁看着周剑通红的双眼紧盯着王依香豔的裸体,知道他已经迷失了本性。

王仁把阳物从王依阴道裏拔出来,对她说道:“你爸爸已经发情了,他要操你,他吃的是春药,如果不发洩出来,他会死的,现在只有你能救他。

”无助的少女哪裏知道王仁阴险的用心,王依哭着躺在床上,看着父亲喷火的眼睛,害怕得全身颤抖起来。

赵敏知道王仁要干什麽,她拼命地哭叫怒骂:“王仁,畜生,你不得好死,呜呜呜呜……” 王仁淫笑着看了一眼一向软弱而此时却变的疯狂的赵敏骂道:“臭婊子,你想给你丈夫败火,做梦,留点力气等着我来操你吧。

”说着向黑手使了个眼色,黑手会意,他打开周剑的手铐,欲火焚身的周剑猛地扑向女儿雪白的胴体。

此时的王依在他眼裏已经不是他的女儿,而是浑身充满慾望的女人的肉体,他粗暴地抓住女儿的两只乳房用力揉捏起来,疼得王依眼泪直流。

周剑分开她的玉腿,坚硬的阳物在她赤裸的下身一阵乱撞寻找着入口,然后随着王依一声惨叫,周剑的阳物已经狠狠地插进女儿娇嫩的阴道裏,疯狂地抽插起来。

赵敏满是泪水的两只美眸失神地看着眼前发生在她丈夫和女儿之间的一幕乱伦的惨剧,心中悲哀得差点昏过去。

王仁淫笑着走到赵敏面前,揪着她的秀发擡起她那泪痕斑驳的俏脸,恶狠狠地骂道∶“臭婊子,你不是很想让人操你吗?看老子今天不插烂你这个贱穴!!”赵敏惊慌地睁大了已经哭得红肿的眼睛,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哭着哀求道∶“不、求求你!!你、你们不要再来了┅┅我已经受不了了┅┅呜┅┅呜呜┅┅不!啊!!”

王仁丝毫不顾赵敏的哭叫哀求,一手揪着她的秀发,使她的脸向上仰起,另一只手擡起她一条雪白的大腿紧紧抓住她肥嫩的丰臀,狠狠地将肉棒戳进了赵敏浸透着精液的蜜穴裏。

黑手也同时从赵敏背后抓住她流满了汗水的裸身,用力地将肉棒插进了她雪白的双臀之间的肛门裏。

两人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抽插,他们一边用力地在赵敏的肉穴和屁眼裏狠狠地抽插。

一边像刚才王大和小林一样恶毒地在她赤裸着的、最敏感娇嫩的部位肆虐起来。

赵敏感到下身被姦淫着的两个小穴一阵阵涨痛,尤其是被黑手粗大的肉棒撑开的屁眼裏更是火辣辣地痛,两个粗大的肉棒一前一后仿佛要把她的身体撕裂了一般在她身体裏猛烈地撞击着,使赵敏感到整个身体都浸透在了疼痛之中。

终于忍受不了这种非人的蹂躏,赵敏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当她再一次醒来时王仁和黑手在她体内射完精后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精神和肉体上的残酷折磨赵敏已经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丰腴性感的身体全靠捆绑着手腕的绳索拉住才没有瘫倒下来,软弱无力的双腿甚至已经没有力气并上了,任凭惨遭蹂躏的下体赤裸裸地暴露在野兽们的面前。

失去理智的周剑经过一番云雨后,很快就在王依紧密的肉洞裏射了出来,正趴在王依簌簌发抖的娇躯上喘息着。

王仁把一杯冷水泼在周剑的脸上,他打了个激灵慢慢清醒过来,周剑猛然发现被自己压在身下曾令他欲仙欲死的白嫩肉体竟然是他的亲生女儿,身子如触电一样弹了起来。

当他看见女儿那红肿外翻的阴唇间流淌着自己罪恶的精液时,精神彻底崩溃了,他仰天哀嚎一声,双膝一软跪在王依面前号啕大哭起来,头磕在床沿上发出的“嘣嘣”声甚至让王仁都感到心悸。

王依慢慢擡起流满泪痕的悄脸,失去光彩的美目哀怨地看着跪在她面前的这个悲痛欲绝的男人,怎麽也不能把眼前的这个曾经淩辱过她的男人和心中高大威严的父亲联系在一起。

心中的父亲是那麽地疼她、爱她,她曾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父亲身上,苦苦盼望着他的归来,希望他能救自己和可怜的妈妈脱离火海,没想到就是这个所谓的父亲压在她身上疯狂地撕扯她下身时和那些淩辱过她的歹徒们一样充满了兽性和淫欲,现在她彻底绝望了,不由伤心得“嘤嘤”哭泣起来。

小林解开绳子把赵敏被放了下来。

被吊起来长时间姦淫的赵敏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软绵绵地瘫倒在王依的身旁。

这时周剑哭着抱住王仁的腿哀求道:“杀了我吧,我罪有应得,只求你放了她们,求求你了!”王仁看着脚下已经尊严丧尽的周剑,冷冷一笑:“放了她们?哈哈哈哈,当初我也是这样求你的,你放我了吗?她们可以让我很爽,我怎麽捨得呢?尤其是你老婆的屁眼,啧啧,一想起来就想射,可惜和你睡了这麽多年你都没有发现,如果我不开发她的屁眼,恐怕还会荒着呢。

”说完把脸转向赵敏:“分开你的腿儿,让你丈夫把你的骚穴舔干净,你不是很想他吗?”已完全屈服在王仁淫威下的周剑哪敢反抗,凄惨地向妻子爬去。  

赵敏艰难地张开两条白嫩的大腿,把下身流淌着秽物的两个肉洞暴露在丈夫面前,在丈夫有些僵硬的舌头轻轻舔舐下发出羞辱的哼声。周剑仔细舔着妻子的阴户和肛门,惟恐惹怒王仁而引来更残酷的淩辱,妻子娇美的身上发出他熟悉的幽香,使他不知不觉下体有了反应。

男人们看见周剑那软绵绵的阳物渐渐地挺了起来,不由得都淫笑起来,王仁一脚踢在他刚刚薄起的阴茎上骂道:“操你妈的,让你舔不是让你干,怎麽你还想重温旧梦啊?告诉你,这辈子你别寻思了,你老婆是用来我们操的,你没资格。

我们去吃饭,好好给我舔干净,回来检查。

”说完几个男人淫笑着走了出去。

阴茎被猛烈的击打使周剑发出一声惨叫,脸一下变的煞白,阳物也萎缩下来,从此再也硬不起来了。

赵敏艰难地撑起上身搂住丈夫蜷缩在一起的身子默默地流着眼泪,她看见身边的王依依然用怨恨的目光盯着丈夫,她怜爱地搂住女儿,强压悲痛说道:“不要怪你爸爸,他也是没有办法,要恨就恨那些害我们的混蛋。

”听见妻子宽容又有些凄惨的话语,刚强的周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扑在妻子温暖的怀裏失声痛哭起来,一家三口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得到片刻安甯,他们依偎着哭成一团。

一个小时后,王仁等酒足饭饱回到卧室裏。

王仁看了看赵敏和王依干净的下身满意地点了点头,小林等四人抱起王依向她的卧室走去,房间裏只剩下王仁和赵敏夫妇。

王仁显然对性感高贵的赵敏更感兴趣,他命令周剑爱抚赵敏的身体,使她能尽快産生性慾,同时这也是他进一步淩辱他们的用心所在。

周剑无奈只有当着王仁的面伏在妻子柔软的娇躯上,象以往同妻子做爱前一样用手和嘴刺激着赵敏敏感的地带,进行着房事前的準备工作。

王仁打开电视,屏幕上出现来自王依卧室的画面。

原来,在王依的房间裏安装了一部摄象机,摄象机的镜头正对着王依的卧床,有关画面通过闭路电视反馈到赵敏的卧室裏,使王仁很容易通过电视看到发生在王依房间裏的一切。

屏幕上,小林架着王依的玉腿,粗大的阳物插在她柔软的蜜穴裏正做着活塞运动,其他三个男人赤裸地围在王依身边,几双粗糙的大手在她娇嫩的乳房、大腿和屁股上疯狂地揉捏着。

无助的王依痛苦地扭动着娇躯,口中发出一阵阵压抑的呻吟声。

赵敏在丈夫的爱抚下,身体渐渐有了反应,一股红晕浮现在她苍白的脸上。

王仁用手铐把周剑拷起来推下床,然后扑到赵敏的身上,分开她的两条玉腿,坚硬如铁的阳物“滋┅┅”的一下插入赵敏已经盈满蜜汁的阴道裏,疯狂地抽插起来。

赵敏轻“啊”了一声,雪白的纤指紧紧抓住王仁正在抓揉自己乳房的手,随着王仁的抽送口中发出羞辱、撩人的呻吟声。

周剑痛苦地把脸埋在地毯上,王仁粗大的阳物在妻子湿润的阴道裏进出时发出的“扑哧、扑哧”的淫蘼的性交声象毒蛇一样噬咬着他的心,周剑的意识渐渐地模糊起来。

窗外,夜静悄悄的,一片乌云飘来遮住了月亮羞愧的脸,整个别墅都笼罩在恐怖之中,只有秋蝉还不时地发出几声有气无力的叫声,仿佛在诉说着发生在豪宅裏的罪恶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午夜男人免费福利视频,中文字幕乱码免费,香蕉视频在线观看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